攫匪抢手袋女生跌死‧又是攫夺害死人

2020-07-12 11:44:47 来源:X馨生活 作者:
攫匪抢手袋女生跌死‧又是攫夺害死人(柔佛‧新山)又是罪恶新山的攫夺匪害死人。17岁女生陈淑芳与母亲梁亚桂共乘摩多时遭攫夺匪从后强抢手提袋,拉扯中两人摔下摩多,母亲跌伤,但她的心更伤,因为女儿淑芳撞伤头昏迷了8天后,于週五(9月25日)下午4时逝世。这8天,母亲天天都到医院等待奇迹出现,她没有时间和空间去想去恨攫匪的可恶,她只想女儿快点醒过来,忘记意外,重新回学校上课;她每天跟淑芳说,她向上帝祷告,要求上帝救她。但是,淑芳最后还是离开了。天天祷告盼望奇迹一个鲜活阳光的年轻生命,一个充满未来的生命就这样被剥夺,被攫夺匪害死了,就像以前他们害死其他市民一样,在市中心如入犯罪天堂,任意拉扯生命。他们一直都从容下手,作为微弱的小市民,只能自求多福。陈淑芳的不幸固然又再引起公众的愤怒和同意,然而,伤心的母亲不再伤心,也没有恨。她说,女儿已经走了,她不要匪徒一命偿一命,只期盼警方能够儘快逮捕到涉案匪徒,让匪徒面对法律制裁。梁亚桂(53岁)说,她只希望匪徒如果落网,能在监狱里省思过错,改过自新。这件神圣的工作,只能交给警方,期望警方。“匪徒也是有父母亲的,他们同样是别人家的孩子。我失去孩子,心里已经很难过,所以不想看到其他父母亲因孩子的行为而伤心。”她还为匪徒想像犯罪的理由:“我想匪徒可能没有工作,失业下才做出非法勾当,也可能匪徒是受毒品祸害而干坏事,毒品或许害了他们。”梁亚桂强调:“我没有恨匪徒,真的,女儿的不幸,我没有责怪任何人。”淑芳临走的那一刻,梁亚桂是在家里接到医院打电话通知,她赶到医院时,女儿已经永远合上眼。“我告诉女儿,要她好好走,我会坚强活下去,这是我答应她的事,我会办到。”作好失女準盼她天堂快乐梁亚桂与58岁的丈夫育有2名儿女,儿子现年33岁,淑芳是家中最小的孩子。梁亚桂表示,她生下女儿后便没有工作,一心一意照顾孩子,料理家务。她说,由于儿子已外出在槟城定居工作,新加坡籍的丈夫则在新加坡任职保安员,不常回家,所以女儿跟她的关係密切,母女感情深厚。“女儿留医时,我向上帝祷告,要求上帝救她。可是手术后的第4天,医生说女儿的情况不乐观,要我们做好心理準备。”“女儿临终前都是靠仪器维持生命,我看见她的手和脸都肿了起来,已经感到不妥。”梁亚桂说,她实际已有女儿随时会离开人世的心理準备,如今她已接受这样的事实,希望女儿在天堂永远快乐,无忧无虑。母:为何跌倒时不抱着我提起女儿生前的生活点滴,梁亚桂不禁伤心落泪。她说,女儿长得漂亮乖巧,又会读书,平日也会帮忙做家务,并哭诉说“应该走的人是我,不是我的女儿,她这幺年轻,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过,为甚幺女儿跌倒时没有抱着我?”“女儿在母亲节时还给我钱买东西,但她临终时甚幺都没说就走了。”梁亚桂表示,她本身读书不多,因此希望女儿用功读书,日后能出人头地,而女儿在这方面也没有令她失望。“出事的当天早上,女儿还很开心的告诉我说她考完试了,功课也做完了,整个人都很轻鬆,还透露12月打算与朋友到吉隆坡游玩。”没看清楚匪徒特徵梁亚桂与女儿遭遇攫夺当天,母女两都有戴着头盔,而女儿则把手提袋背在侧边。由于事发突然,梁亚桂没有看清楚匪徒的特徵,也没有留意週围状况,更没想到女儿会伤得如此严重。“我开摩多的速度很慢,但匪徒的行动太快了,情况非常混乱,我意识到现场有一辆摩多,可是听说匪徒还有其他同党。”梁亚桂表示,她在受到惊吓后与女儿一起跌下摩多。她初时以为两人都平安无事,后来见到女儿昏迷不醒,她也当场被吓坏了。“女儿一送到医院,医生便说情况紧急,需要即刻动手术,并说手术是50对50。我当时希望女儿好起来,决定博一博,同意让女儿动手术。”1年前遭攫手提袋梁亚桂披露,女儿淑芳一年前也曾遭遇匪徒攫夺手提袋,当时女儿没有受伤,唯手提袋和钱财都被匪徒抢走。她表示,当时是早上10时许,女儿从家里步行前往教会,途中被两名共乘摩多的匪徒从后抢走手提袋,导致女儿跌倒。“我经常交代女儿出入要小心,也不赞成她拿手提袋出门。可是女儿很喜欢携带手提袋,尤其大型的袋子她特别喜爱。”梁亚桂是槟城人,4年前搬迁到新山居住,女儿则于两年前从槟城转校到士姑来丽宁镇国中二校,生前就读中五商科班。梁亚桂说,她已在新山购买屋子。女儿逝世后,她不会搬回槟城居住,会继续逗留在新山。週末打工赚零用钱梁亚桂说,女儿生前乖巧懂事,逢週末都会到板麵餐室打工赚取零用钱,以减轻父母亲的负担。她表示,女儿一週工作2天,她曾劝女儿以学业为重,放弃兼职,但女儿说可以应付功课,要她不用担心。她指出,女儿生前有许多理想志愿,包括想当老师,也有信心能考取好成绩上大学深造。“我没有给女儿压力,她读书都是自动自发,我只要她尽力就好。”她说,女儿属于好动性格,在校运动和学业成绩出色,学校老师接获女儿逝世的消息时皆伤心落泪。家族开心果受疼爱梁亚桂说,女儿已有一名交往了一年的男友,不过女儿没有向她提起拍拖的事。“因为我不赞成她这幺年轻就谈恋爱,我希望她专心唸书,以后上大学才来谈恋爱。”虽然如此,梁亚桂表示,她没有过份限制女儿的行动,只是嘱咐女儿不要单独与男友外出,最好是一与班朋友外出,而且需在晚上10时之前回家。梁亚桂形容,女儿是开心果,深得亲戚朋友疼爱,也是家族中唯一的女外孙,她的76岁母亲更视女儿为宝贝。“女儿出事时我们不敢告诉老人家,直到女儿逝世,不得已下我们才告知实情。”母紧张到叫不出声梁亚桂表示,事发时,天空下着毛毛细雨,当她意识到女儿被抢手提袋时,她想叫喊,但却紧张得叫不出声。当她与女儿从摩多跌下时,她以为女儿没事,转回头才发现女儿口吐白沫,手脚受伤以及出现惊风现象。她说,一对好心的男女刚巧驾车经过,并协助她送女儿到诊所求医,唯女儿因情况严重,才转送到新山中央医院。梁亚桂的右手臂在事件中擦伤,目前仍瘀血红肿。她说,当时她穿着牛仔外套,女儿则穿短裤和无袖上衣。“女儿当天与我到银行后,便会到新山市区与朋友会面,然后上补习课,想不到发生不幸的事。”她说,女儿从摩多跌下时,手提袋压在女儿身上,所以匪徒没有得逞。手提袋里只装了数本书、文具和防晒品等。母女常结伴上教会梁亚桂指出,女儿与她感情要好,母女常外出用餐或上教会,女儿也喜欢她所烹煮的菜餚。她说,女儿在医院留医期间动过两次脑部手术,但却没有苏醒过来,间中曾掉下眼泪,唯医生表示那是女儿的脑积水所出现的反应。她表示,女儿生前不喜欢被人约束,爱过自由自在的生活。由于女儿生前怕热,她决定为女儿举行土葬。梁亚桂指出,女儿的遗物仍存放在家中,每当她看见女儿的物件都会伤心掉泪。女儿逝世后,她曾盼望女儿托梦与她交谈,不过,女儿至今仍未在梦中出现。男友:昏迷时仍紧握我手陈淑芳的男友陈威宏(17岁)表示,淑芳留医时,他每天都到医院陪她。当时他与淑芳说话,淑芳虽然没有清醒意识,但却会紧握他的手,似乎明白他就在身旁。他说,当时淑芳的手也会动起来,后来却没有任何反应或动作。他表示,淑芳临终后,他一直守在医院,身旁还有三四位同学,间中则陆续有30余位同学前来看淑芳最后一面。他表示,淑芳于2年前从槟城转校到丽宁镇国中二校时与他同班,后来淑芳考试成绩突出,才从F班转到A班。受淑芳影响变上进他表示,淑芳遭攫夺当天下午,原本準备到新山市区会见朋友一起出席生日会,晚上才上补习课。结果朋友久候不见淑芳蹤影而联络他,他辗转打听后,始得知淑芳受伤入院的消息。他说,淑芳生前曾提起想继续唸书深造,而他与淑芳交往过程中,自己也受到对方影响而性格有所改变,考试时两人会努力温书。“我是比较文静的人,淑芳很健谈,若不是她主动跟我说话,我反而不会跟她交谈。后来淑芳到我工作的板麵餐室打工,我们聚在一起的时间才增加了。”陈威宏表示,他原想趁开斋节假期与淑芳外出看电影,以纾解之前的考试压力,可是这个心愿已无法实现。女友突然离世,陈威宏起初难以接受。他说,如今他已接受事实,并希望女友一路好走。攫匪持刀横行士姑来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指出,近日士姑来皇后花园和东方花园出现一批攫夺匪党和飙车族,公众受促提高警戒心。他说,攫夺匪徒通常是骑乘两三辆摩多出动,手持巴冷刀,行为猖狂。巫程豪今日(週六,9月26日)慰问陈淑芳的母亲,并促请警方加强巡逻和执法工作,保障公众的安全,同时儘快逮捕攫夺陈淑芳的攫夺匪。警部署缉拿元兇针对陈淑芳乘坐母亲摩多遇攫夺摔伤,挣扎8天后不治的案件,柔佛州副总警长拿督嘉拉鲁丁表示,警方已经部署了缉拿涉案者的行动,誓揪出涉案的攫夺匪。他说,案发后,警方除了深入彻查,也追缉涉案嫌犯。目前有关行动仍在进行中,直至捉到嫌犯为止。他吁请民众提供相关情报,以协助警方早日缉拿嫌犯。任何情报,可拨电警方热线:07-2212999。新闻背景遭攫夺从摩多摔倒家住士姑来皇后花园第12座组屋的陈淑芳,是于9月17日下午2点30分,乘坐母亲驾驶的摩多到住家附近的银行提款途中,在距离组屋区不远的本得卡1路遭攫夺,结果她和母亲皆摔倒在地。淑芳因头部受伤而送院治疗,在医院挣扎8天后最终不治。‧2009.09.26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继续阅读
经典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