攫夺匪硬扯拖地500呎‧从街头拉到街尾‧少妇由头伤到脚

2020-07-12 11:44:49 来源:X馨生活 作者:
攫夺匪硬扯拖地500呎‧从街头拉到街尾‧少妇由头伤到脚(雪兰莪.巴生7日讯)一名32岁的家庭补习老师从油站独自步行到朋友的住家,途中遭遇骑着摩多的攫夺匪拦路,强扯她肩上的手提袋,但因手提袋卡住在身上,穿着背心和短裤装的她,惨遭无良的匪徒加快车速,活生活拖拉在地上长达23间住宅的距离;即约500尺,几乎拖到了朋友的住家,直到手提袋脱手才停止暴行,使她全身伤痕纍纍,地上留下长长的血迹。居住在巴生兰花园的受害者林珮祯,在被攫夺匪“拖拉”的过程中,脸部朝天扑倒地面,头部数度敲中摩多的轮胎,而她被劫走的手提袋,里面只有区区18令吉现款,以及2架手提电话,钱财捐失约数百令吉。林珮祯週四在社会工作者陈彼得的安排下召开记者会时表示,此事发生在上週六(2日)下午3时45分,她驾车载着3名孩子和母亲前往探访住在永安镇卡哇沙里4路的一名朋友,在準备离开朋友家时发现轿车没油,所以自行到遴近的油站购买汽油。她说,她从油站购油后,左右手各持雨伞和油桶,步行返回朋友住家途中,察觉后方来了一辆重型摩多,全身穿得犹如赛车手的摩多骑士伸手强扯她的手提袋。“我当时已被惊吓得不知所措,雨伞被甩开后,整个人随着摩多的车速往后倒下,头部还数度敲到摩多轮胎。”手袋只有18元她指出,由于手提袋卡在身上,她就此被拖着走,攫夺匪见状不仅不放手,还加快车速行驶。“我感觉到背部的肉已被严重磨伤,又痛又惊,心想再不停止必定没命活了”。她说,她想到孩子和家人,一直告诉自己要镇定,并想办法脱身,而忍痛使力把手提袋的带子脱离身体,最后成功“解脱”,而攫夺匪见手提袋到手后,立刻转入附近小巷逃之夭夭。她披露,她的全身都是伤痕,令她痛不欲生,但她仍然强忍疼痛,站起来观察周围,赫然发现自己被拖至朋友住家附近。她说,她满身浴血抵达朋友的住家,朋友与其母亲都吓得瞠目结舌,女儿则被吓哭。“我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他们,在朋友和邻居协助下到附近诊疗所敷药,以及到警局报案。”忍痛报案警却慢条斯理林珮祯说,她不满警方的处事态度,她忍着伤痛报案时,警方处事慢条斯理,对她身心遭受的折磨抱着爱理不理,漠不关心的态度。“我们是到巴生新镇警局报案,当时全部警员都在后面,叫了很久才有警员回应。”她说,她在诊疗所敷药后到警局报案,但因伤口过于严重,不断溢出血水,使她全身都非常疼痛和辛苦。可是,警员依然慢条斯理,当她追问何时可以完成报案手续时,对方只叫她等待,态度很不友善。戴墨镜头盔看不清样貌林珮祯形容攫夺匪的身型魁梧高大,但因对方穿着长袖外套,又戴着有墨镜的头盔,全身包裹得密密实实,根本看不见其样貌,亦无法猜测对方的种族。她说,她有一名居住离开案发地点不远的朋友,两週前于家门被抢夺皮包,可见该区的治安非常恶劣。林珮祯主要的伤势是在左边的身躯,包括左手和左脚,而右边背部和腰部同样被严重擦伤,这尤其左边身体的伤口,至今仍然红肿发炎,溢出血水。目击妇女骑脚车追匪在林珮祯被攫夺匪“拖拉”的过程中,居住在永安镇的华裔妇女李美清(47岁)目击了整个过程,她见状立刻骑脚车追赶,又一边喊叫女儿驾车从后追赶。“可是,当我们抵达时,只见受害者全身受伤倒在地上,却不见攫夺匪的蹤影。”她说,案发时,她正在家里观看电视,突然听到声响往门外察看,发现一名女子被攫夺匪强拉拖走,担心女子会遭遇不测,而立刻骑脚车追赶。促取缔不合规格头盔陈彼得说,陆路交通局等执法单位应该取缔戴上不符合规格头盔的摩多骑士,因为这种近乎全封密式的头盔使劫匪易于干案,又不被受害者认出样貌。“攫夺匪为了掩人耳目,都戴上配搭墨镜的头盔,而这类型的头盔都是未经大马工业研究及规格公司(SIRIM)核准。”他强调,交通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应该对此作出回应,解释市面上充斥不符合规格,且配搭墨镜的头盔的原因。魁梧骑大摩多疑涉多案陈彼得说,近两个月来,他已接获15宗来自中路和永安镇居民投报被掠夺的案件,而且受害者对攫夺匪的形容都很相似――高大魁梧,独自骑着重型摩多,惟外套颜色有变,所以他怀疑是同一人所为。“这些攫夺案都是发生在白天,从上午8时到下午6时,有关攫夺匪有如上班族般,朝九晚五上下班,行径猖獗,目无法纪。”他说,自巴生市区道路改道后,一些巴士路线也受影响,没再转入住宅区,所以许多“巴士族”都在大路下车后,才步行回家,这也令攫夺匪常在住宅区游走等候“猎物”。因此,他吁请巴生北区警方除了加强住宅区的巡逻,也能仿傚南区警方在武吉丁宜商业区设置警亭般,而在永安镇区,如在早市的商业区设置警亭。目击林珮祯被“拖尸”攫夺的李美清则说,她住了十多年,劫案无数,日夜都发生,有掠夺,也有入屋行窃;有者还手持巴冷刀,非常兇狠,而感叹当地的治安每况愈下,令人担忧。‧2010.10.07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继续阅读
经典推荐